Q4营收、净亏损均好于预期,Lyft为何却不被投资者“偏爱”?

来源:QQ快报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亏损产品是指销售收入不能补偿生产成本的产品?魉鸩钒雌淇魉鹦灾士煞治街郑阂恢质鞘悼鞑,即销售收入低于变动成本,贡献边际亦为负数。另一种是虚亏损产品,即销售收入高于变动成本,能提供贡献边际?魉鸩肥欠裼Φ蓖2?如果是政策性的亏损产品,当然就不应停产;如果是营利性的产品,按照传统的财务会计观点:既然是亏损产品(无论是实亏产品还是虚亏损产品),就应当毫不犹豫地停止生产。但是,依照现代管理会计的观点,实亏产品不应继续生产,因为这种产品的销售收入低于变动成本,贡献边际为负数,生产越多,亏损就越多;而虚亏损产品之所以亏本,是因为提供的贡献边际还不足以弥补全部固定成本,如果停止生产,由于固定成本不变,亏损不仅不能减少,反而会增加,因此应当进行实证分析后,再做出决策。例如:某企业2000年3月生产甲、乙、丙三种产品,其有关资料如损益表1?梢钥闯霰房魉50000元,属于虚亏产品(贡献毛益为正数)。如该企业计划当年要使月税前利润达到300000元,有人提出停产丙产品即可实现当年目标利润,那么事实是否如此呢?一、差量分析法差量分析法就是通过对两个备选方案预期的差量收入与差量成本的比较,来确定方案的优劣的决策方法。当差量收入大于差量成本时,前一个方案优于后一方案;反之,后一个方案优于前一个方案;当差量收入等于差量成本时,两方案在经济上是等效的。方案一:不停产丙产品。方案二:停产丙产品。差量分析如下:不停产丙产品的销售收入为4000000元;停产丙产品的销售收入为2200000元(即甲产品的销售收入1000000+乙产品的销售收入1200000)。差量收入=不停产丙产品的销售收入-停产丙产品的销售收入=4000000—2200000=1800000元不停产丙产品的总成本=甲、乙、丙三种产品的变动成本之和+甲、乙、丙三种产品固定成本之和=(600000+750000+1400000)+(250000+300000+450000)=3750000停产丙产品的总成本=甲、乙产品的变动成本+甲、乙、丙三种产品固定成本之和=(600000+750000)+(250000+300000+450000)=2350000差量成本=不停产丙产品的总成本-停产丙产品的总成本=3750000—2350000=1400000差量收入—差量成本=1800000—1400000=400000>0即:差量收入大于差量成本。因此,应该以不停产丙产品的方案为决策方案,可以多为企业创造利润400000元,若停产丙产品,会使企业减少利润400000元,造成企业月全面亏损150000元。从损益表2可以分析看出。是什么原因造成企业全面亏损呢?是由于停产了丙产品,因为即使停止丙产品的生产,也并不能减少企业的固定成本,企业的1000000元固定成本照样发生,它是企业的约束性固定成本,属于不可避免成本,而且原来由丙产品负担的固定成本450000元也转嫁到甲、乙产品上,使得甲产品负担的固定成本由原来的250000增加到454545元,乙产品负担的固定成本由原来的300000增加到545455元,从而造成甲、乙产品分别亏损54545和95455元。造成整个企业亏损150000元。如果停止丙产品的生产,就会失去丙产品提供的400000元的贡献边际(销售收入—变动成本),因而使企业的利润减少400000元,因此,按照管理会计的观点:只要亏损产品提供的贡献边际大于零且有销路,就不应轻易停止生产,否则不但不能减少亏损,反而还会失去这种产品所提供的贡献边际,从而使企业利润减少,甚至造成整个企业的全面亏损。(如果亏损产品的贡献边际小于或等于零,那么就应该坚决停止生产)。如果不停止生产丙产品,虽然不能实现目标利润300000元,但企业还是能实现利润250000元(见损益表1)。故不应停产。那么,又怎样才能实现目标利润300000元呢?二、保本销售量分析法如果丙产品的销路不受限制,且有足够的生产能力,那么只要增产丙产品,使其达到保本销售量,企业即可实现目标利润。保本销售量是指企业在一定条件下处于不盈不亏时的销售量。是固定成本与贡献边际的比率。丙产品的保本销售量=固定成本/单价-单位变动成本=450000/90-70=225000件只要丙产品的产销量达到22500件时,就可实现目标利润300000元?梢酝ü鹨姹3予以证明。如果丙产品盈利能力小而需要停产,空出的生产能力可用来生产其他产品,该方案是否可行呢?三、机会成本分析法在实际工作中,企业有限的资源不能同时用在多个方面,在决策时,只有把已失去的“机会”所能产生的收益(即机会成本)考虑进去,才能对所选方案进行全面评价,作出正确的决策。例如:如果上例中丙产品停产,将闲置生产能力转为丁产品。按生产能力看,可以年生产丁产品300000件,单价10元,单位变动成本7元。如果转产丁产品,每年需要发生专属固定成本150000元。根据市场预测,生产丁产品销路不成问题。生产丁产品每年可获利的情况分析:上面的机会成本是指选择生产丁产品、而放弃丙产品的生产,所丧失的丙产品的贡献边际400000元。在决策分析时必须考虑进去?梢钥闯,转产丁产品,停止生产丙产品是可行的,它比生产丙产品每年可多创造350000元的利润。转产丁产品后,甲乙产品有关因素不变,企业的净收益如损益表4。因此丙产品停止生产,空出的生产能力可用来生产丁产品,只要该产品提供的贡献边际大于丙产品提供的贡献边际,则停产后转产是可行的,从损益表4可以看出,转产丁产品可使整个企业的税前利润达到600000元;否则,停产不可行。作者单位 重庆工贸职业技术学院王 黎www.vw-sh.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北京时间2月12日,美国第二大打车应用公司Lyft公布了其2019财年第四季度的财务报告。数据显示,期内营收10.171亿美元,同比增长约52%,创下公司历史上最高纪录,并超出分析师预期,但低于三季度63%的增幅;净亏损3.56亿美元,相比上年同期的2.489亿美元有所扩大,不过好于分析师预期的4.08亿美元。

从蔚来汽车公布的这份财报业绩来看,营收、净亏损等关键数据均超出市场预期,更令人惊喜的是第四季度蔚来预计将交付 8000 辆汽车。很多人都知道,自今年 6 月底新能源补贴退坡后,整个新能源市场出现了

财报公布后,Lyft盘后股价却跌超5%。

100万做1手铜很难爆仓,因为假如现在铜价4万,那么有以下两种情况出现亏损: 1、在价格为4万时做多,1手铜的最大亏损就是当铜价跌为0时,最大亏损额=4万*5吨=20万万,不会爆仓;2、在价格为4万时

单从财务数据来看,Lyft着实交出了一份相当不错的财报,但资本市场的表现却略显疲软,这是为何?在公布财报之前,Lyft股价在2020年不断攀升,并被分析师唱多。如今这份好于预期的财报却并依旧令投资者失望,问题在于上周五竞品Uber的财报将息税折旧摊销前盈利的时间从2021年提前至2020年四季度,对于市占率第二的Lyft而言,获得资本市场认可的门槛无疑又提高了许多。

已披露的2016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亏损金额最大的是三泰控股,公司预计2016年全年亏损10.6亿元~11.9亿元。另外,最大亏损金额超过1亿元的还有山西三维、三爱富、粤传媒、华东数控、准油股份等5股。值得注意

但在本次的财报中,Lyft却没有提及"早些时候预测的息税折旧摊销前盈利的时间点为2021年四季度"这件事;谎灾,投资者们看不到Lyft的盈利时间表,这或是引发股价大跌的导火线。这意味着,Lyft的财报背后实际上存在不少隐患,究竟Lyft能否在好转的财务数据背后,迎来发展拐点?离走上盈利的道路究竟还有多远?美股研究社通过这份财报来进行剖析。

营收为327亿美元,同比增长1%;经调整后的营业利润增长16%,创下纪录。2019年全年FCA营收达11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307亿元),同比下降2%;净利润为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同比下滑19%;经调整

营收同比增52% 净亏损同比扩大但好于市场预期

ST公司的退市概率较大,因为出现连续3年亏损被进行退市风险警示的股票,但是没有退市或者暂停上市,而暂停上市的公司却被直接暂停上市,恢复上市的时间不可预期 2、原因不同 ST公司是因为3年亏损导致退市

从营收来看,Lyft四季度的营收为10.17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6.695亿美元相比增长52%,创下公司历史上的最高纪录,并超出分析师普遍预期的9.84亿美元。

四季度净亏损金额达3.56亿美元,相比上年同期的2.49亿美元有所扩大。不计入某些一次性项目(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其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214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2.385亿美元,这一业绩好于分析师预期。FactSet调查显示,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Lyft第四季度净亏损将达1.61亿美元。Lfyt并未提供本季度的每股亏损数据。

其他数据方面,四季度,Lyft的活跃乘客人数为2290.5万人次,与去年同期的1858.6万人次相比增长23%;每活跃乘客收入为44.40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6.02美元相比增长23%。

从2019年全年数据来看,Lyft全年营收为36亿美元,与2018财年的22亿美元相比增长68%,也创下公司历史上的最高纪录,并超出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的35.8亿美元;全年净亏损为26亿美元,相比2018财年9亿美元的净亏损扩大了两倍多。不计入某些一次性项目(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Lyft全年调整后净亏损为6.518亿美元,相比2018财年的8.887亿美元有所收窄。

对于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展望,Lyft预计营收可达到10.55亿美元到10.60亿美元之间;调整后EBITDA亏损预计将达1.4亿美元到1.45亿美元之间。预计2020财年全年,总营收可达到45.75亿美元到46.50亿美元之间;全年营收的同比增长率预计将可达到27%到29%之间;调整后EBITDA亏损预计将达4.5亿美元到4.9亿美元之间。

综上所述,Lyft四季度的财报数据表现不错,营收和亏损均好于市场预期,只不过盈利遥遥无期的状态依旧没有改变,财报缺乏盈利时间表也引发了其盘后股价的大跌,透过这份财报,我们该如何看待Lyft数字背后的优与劣?

亮眼的财务数据背后 实则暗藏风险

Lyft虽然作为美国第二大打车软件,虽然市占率位居第二但其业务具有地域局限性,而且需要面临多元化发展的大敌Uber。从市场来看,Lyft存在的痛点并不少。

1、营收增速放缓 重拾自行车业务的背后或将影响Lyft的现金流

四季度,Lyft的营收为1.171亿美元,同比增速为52%,营收创下历史记录。但对比过去几个季度财报来看,不难发现Lyft的营收增速正在放缓。2019年Q1Lyft的营收增速为95%;Q2为72%;Q3为63%;Q4为52%,营收增速正在不断下滑。这或许与Lyft的业务范围有关系,Lyft网约车的主要经营区域在北美地区,这一市场的发掘空间日趋见顶,若不拓展其他地区市场,Lyft的营收增速或许还会下降。2019年底自行车业务的再次启动,不管是出于优化营收结构的初衷还是寻求更大的市场空间,但我们可以看到这是Lyft想要寻求蜕变的想法。

当然,网约车依旧是Lyft的核心业务,其掌握了美国三分之一的网约车市场,在交通出行方面多元化布局也是为了创造更多的营收来源,毕竟若能够实现业务联动,拓宽在美国出行界的占据地,也会为其在资本市场带来重新的估量。

根据Lyft的计划,在自行车业务方面,Lyft每周将推出数百辆自行车,到2020年4月底达将到4000辆,带动营收的增长是理所当然的,但自行车业务也存在不小风险。纵观国内的摩拜,ofo均以"烧钱"闻名,对资金的投入都比较高,基于不同的国界最终的发展趋势我们暂不好下定论,但对资本投入的要求肯定是较高的,届时对Lyft的影响也会反应的现金流上。

2、与Uber的竞争趋缓但仍未结束 如何平衡营销和研发成本仍是难题

众所周知,Lyft和Uber是美国的两大网约车平台,但在发展路径上二者的选择却有所不同,Uber寻求多元化发展,在餐饮外卖等业务也有所涉足,并将业务拓展至国际;但Lyft却一直专注于打车。即使眼下二者在在网约车领域的竞争有所放缓,但长远看来,二者的竞争关系不会变化。

当然,现阶段二者竞争的放缓有利于缓解Lyft的营销费用压力。这一特点在上个季度的财务数据中便有所显示,彼时,其销售与营销支出为1.6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4亿美元。营销成本确实朝着利好的方向发展,但未来能否长期压低营销成本这还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毕竟短期内Lyft和Uber的竞争关系的缓和并不代表会长期如此,而且Lyft的作战区域主要在北美地区,具有地区局限性,而Uber却正在向全球化扩张,将目光逐渐聚焦于国际市场。随着Uber规模的逐渐扩大,Lyft也将面临更多压力。

从Lyft的研发支出或许可以窥得一二。上季度,其研发支出为2.88亿美元,大幅高于上年同期的7720万美元;本次财报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Lyft的研发成本高达21.76亿美元,大幅高于上个财年的12.4亿美元。虽然对四季度的研发成本没有做出详细的阐述,但从全年度的研发成本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颇高的研发成本是其目前难以有效控制的难题。面对Uber的日趋强大,美股研究社估计Lyft的研发支出还将不断上涨。毕竟Lyft四季度10.171亿美元的营收,与Uber同期40.69亿美元的营收体量相比,差距不;从市值的角度来看,Uber的市值也相当于Lyft的4倍还不止。

3、监管环境拉高运营成本的背后 Lyft盈利能力将进一步承压

Lyft这样的网约车平台一方面要面临资本市场和投资者们要求其早日实现盈利的压力,另一方面,严峻的法律监管环境正在提升网约车公司的运营成本,对网约车市场存在巨大的影响。

Lyft的主要市场在北美,加州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然而根据加州2020年初生效的新法律,包括网约车在内的零工经济公司(即从业者自由安排时间的兼职经济)必须把从业者当做正式工,提供完善的福利待遇,而不是外包工。在传统的外包模式之下,网约车司机要负担油费、汽车保养费、保险费,网约车公司最大可能降低了成本。

要知道,Lyft的成本支出本身并不好看。上个季度的财报显示,期内总成本与支出为14.46亿美元,上年同期为8.54亿美元,其中,运营与支持支出为1.50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9250万美元;总务和行政支出2.64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20亿美元。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总成本和支出为63.18亿美元,相比上年的31.34亿美元翻了一倍,其中的运营和支出为6.3亿美元,同样高于上年的3.38亿美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11.86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财年为4.48亿美元。剔除前几个季度的运营成本,Q4占到的数目并不小。而全年的数据来看,各项指标数据均大幅高于上个财年。

在本身就已经承受着巨大运营成本支出的情况下,这一数据还在不断走高,新法律的颁发对Lyft这样的网约车公司的打击无疑是非常巨大的,这将会拉大公司走上盈利轨道的距离。

结语:裁员重组公司结构 盈利之路还有多远?

2020年1月底传出消息称,Lyft公司正在进行业务重组,涉及Lyft市场营销和企业销售部门,这将导致约90人受到裁员影响。在市场营销方面,Lyft正从逐个城市的市场营销团队转向区域营销团队,而其企业销售团队则在调整哪些城市是其首要任务。此次裁员是Lyft自2019年3月份上市以来的首次裁员。作为一家拥有5500名员工的企业,此次裁员的规模并不算大,并表示计划再雇佣1000多名新员工。

重组公司内部结构,可以被解读为Lyft遇到了不少难题,但同时也是为了能早日走上盈利的道路所做的一些调整。不过,当分析师面对Uber和Lyft时,大多数还是会偏爱Uber,毕竟Uber规模更大,打车业务已经扭亏,它可以抵抗地区衰退,在单个市场对抗监管机构时免疫力更强,所以从长远看Uber也会更加吸引人。但与Uber相比,Lyft风险更低。Lyft并未陷入企业负面新闻的风暴中,公司形象良好,也未展开业务多元化,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国际化扩张,迄今为止主要耕耘美国市场,这里是最大的打车市场,利润也是最高的,这也是Lyft被投资者们相中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营收及亏损均好于预期,让市场看到了其好转的苗头,但盈利时间表的不确定性也让投资者们多了几分担忧,能否在下一份财报带来惊喜,美股研究社也将持续关注其接下来的表现。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公众号:meigushe)

待执行合同变成亏损合同,同时该亏损合同产生的义务满足百预计负债确认条件的,就应当确认为预计负债。待执行合同指的是合同各方尚未履行任何义务或部分的履行了同等义务。待执行合同不属于企业会计准则规范的内容。但是,待执行合同变为亏损合同,应当按照第13号“度或有事项”准则来规范,亏损合同是指履行合同义务不可避免的问发生成本超过预期经济利益的合同,这种“不可避免的发生成本”反映了履行合同的最低净成本,即履行该合同的成本与未履行该合同而发生的补偿或处罚两者之中的较低者。对亏损合同的处理,要遵循以下原则:1.如果与亏损合同相关答的义务不需支付任何补偿即可撤消,通常就不存在现时义务,不应确认为预计负债。如果与亏损合同相关的义务不可专撤消,就存在现时义务,同时满足该义务很可能导致经济利益流出和金额能够可靠计量的,就应当确认为预计负债。2.待执行合同变成亏损合同时,合同存在标的资产的,应当对标的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并按规定确认减值损失,此属时通常不需要确认预计负债。合同不存在标的资产的,亏损合同相关义务满足规定条件时,应当确认为预计负债内容来自www.vw-sh.com请勿采集。

声明: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vw-sh.com true http://www.vw-sh.com/q/20200212/20200212A0ECE800.html report 0
娱乐时尚
  • 简述待执行合同变成亏损合同的会计处理原则
  • 企业亏损是否停产的问题?
  • 亏损合同为什么属于或有事项?明白未决诉讼是或有事项,但是亏损合同不明白为什么是
  • 美联银行的业绩
  • 蔚来的 2019,如盘中大落大起
  • 期货亏损是怎么计算的
  • 净资产大于0时,公司连续3年亏损是否会出现退市清算?
  • FCA集团2019年净利润下滑19%
  • *st公司与暂停上市的都是连续三年亏损?有什么区别
  • 理财产品会不会亏损本金
  •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北京快乐8 北京快3| 天天棋牌| 北京快3| 波克棋牌| 广西快3|